Deforestation in West Kalimantan

23 February 2021

印尼在毁林方面的进展尚难确定

Deforestation in West Kalimantan // Auriga Nusantara

尽管毁林率有所降低,但以往砍伐和未来供给的风险对印尼木浆行业的可持续性构成持续挑战。

零毁林承诺覆盖范围广泛

在Trase跟踪的所有商品中,印尼纸浆是唯一一个出口商承诺通过“零砍伐政策“生产出的商品。鉴于该行业此前,在推动降低森林砍伐率的活动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此次印尼出口商能够成功地履行“零砍伐”承诺,定将成为一项标志性的环保壮举。

金光集团 皇家金鹰集团 (RGE)和 丸红株式会社 等三大企业集团控制了印尼所有六家投产的浆厂,已公开承诺在供应链中终止毁林。在Trase跟踪的所有商品中,印尼木浆是出口商作出零毁林承诺完全覆盖的唯一商品。鉴于行业在过去推动了大面积毁林,成功履行零毁林承诺将是一项非凡的环境成就。

这些零毁林承诺令可持续发展界感到颇为乐观,但印尼两家最大的生产商——亚洲浆纸(APP,金光集团的子公司)和亚太资源集团(APRIL,皇家金鹰集团的子公司)——其零毁林承诺分别于2013年和2015年生效,却继续在制浆木材特许经营林地上造成毁林。例如, 最近的一项调查 记录了亚洲浆纸和亚太资源集团从一处特许经营林地采购木材,而该林地在2013-2017年间砍伐了几乎200平方公里天然林。Trase融入了印尼木浆行业的详细数据,重点强调行业取得的进展以及持续存在的挑战,必须战胜这些挑战,方能终结印尼木浆驱动的毁林。

毁林率日益下降

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印尼木浆行业建设了超过200万公顷的木材纤维种植园,为国内浆厂供应制浆木材。在上述扩张过程中,大部分都是通过砍伐退化的原生林实现,其中很多原生林都位于泥炭地上。结果,直到21世纪10年代初,木浆行业一直是毁林的主要驱动因素。在此期间,印尼主要的木浆生产商消耗的木材纤维高度依赖从天然林获取的“混合热带阔叶木”(MTH)。

过去十年间,印尼制浆木材特许经营林地内每年发生的毁林急剧减少(图1)。2013年,亚洲浆纸作出了现行的零毁林承诺。现在纳入91处木材纤维特许经营林地管理的地区,于2015-2019年间为木浆行业供应制浆木材,在2013年之前的三年时间里,平均每年的毁林面积达140,000公顷。相比之下,2017-2019年的三年间,这些特许经营林地内每年仅砍伐21,000公顷的森林。毁林面积减少了85%,显示出行业取得的显著进步。

每家浆厂的木材供应报告让Trase能够记录哪些浆厂与企业集团从继续砍伐退化原生林的特许经营林地采购制浆木材(图2)。2015-2019年间,尽管行业实现零毁林承诺全面覆盖,但在向印尼浆厂供应木材纤维的特许经营林地上发生的毁林总面积仍达170,000公顷。在此期间,皇家金鹰集团从毁林90,000公顷的特许经营林地上采购制浆木材,金光集团从毁林80,000公顷的特许经营林地上采购制浆木材,丸红株式会社从毁林40,000公顷的特许经营林地上采购制浆木材。

木浆出口受毁林遗留问题影响

尽管行业最近在减少毁林方面取得了进展,但是当前的木浆出口与历史上为建立大面积制浆木材种植园而进行的毁林密不可分。2019年出口的木浆生产使用的制浆木材产自2014年甚至更早时候建立的种植园。

为描述与当前木浆贸易相关的近期毁林数量,Trase计算“木浆造成的毁林”,即制浆木材采伐前6-16年为期十年的分配周期中,在制浆木材种植地区发生的年平均毁林面积(特许经营林地总面积的一部分)。为期十年的分配周期等同于印尼两大制浆木材树种相思树或桉树的两次五年轮伐。

2019年,皇家金鹰集团所售木浆造成的制浆木材毁林强度最高(12.45公顷/1,000吨木浆),其次是金光集团(5.75公顷/1,000吨)和丸红株式会社(1.92公顷/1,000吨)。这些统计数据应被视为对印尼木浆行业历史上产生环境影响的保守估算,这出于多个原因。首先,计算未包括2000年前在当前特许经营林地内发生的大面积毁林。此外,这些统计数据未包括特许经营林地内发生且位于未来制浆木材种植园空间足迹之外的26%毁林。尽管这些地区未转化成制浆木材种植园,但从这些场地上通过砍伐天然林获取的木材可能已用于生产木浆。

未来的毁林风险

印尼木浆行业会持续努力终止毁林吗?随着木浆行业继续扩张,对木材和种植木材所需的土地需求不断增长。2015-2019年,木材消耗增加了近三分之一,主要是因为2016年在南苏门答腊省投产的OKI浆厂,该浆厂将国内行业的加工产能提升了38%(图4)。

该新建浆厂的大部分种植地均位于泥炭地上,曾多次发生火灾,这代表了整个行业的情况,即40%以上的种植园均在排干的泥炭地上开发。 领先的泥炭科学家预测 ,这些种植园将稳步减产,甚至无以为继。此外,木浆公司已承诺减少对泥炭地的依赖。结果,木浆行业需要将相当一部分种植地转移到其他地方。

这些驱动因素对行业未来的毁林风险提出了关切,尤其是在加里曼丹省、巴布亚省和印尼一些较小的岛屿,那里依然存在大片热带雨林。充分履行木浆行业作出的承诺对于延续近年来毁林减少的趋势至关重要。